北京大学在职研修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MBA关注:东南亚才是中国网文的海外第一粉丝团 >
新闻资讯
  • MBA关注:东南亚才是中国网文的海外第一粉丝团

    来源:北京大学在职研修网 164 2018-10-03

    【北京大学总裁班讯】中国网络小说闯入英语世界之前,早已走红东南亚。

    火热来袭的中国网络小说2015年一度惊动了越南官方,越南通讯传媒部出版、印刷和发行局向各出版机构发出公文,要求“清理、仔细编辑言情、耽美内容的出版物”。

    赞比亚土木工程师奥斯卡曾经追更中国漫画《妖神记》,到关键情节时,英译版迟迟没有更新。“这时我看到评论区的一个哥们留言说,越南语的版本已经翻译到前面去了。”奥斯卡满心羡慕嫉妒,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中国漫画远远不止英译的这些,而且它们大多是根据中国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那些才是更有意思的作品。

    全世界使用越南语的人数远远少于使用英语、俄语和西班牙语的人数,然而在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速度上,情况却正好相反。俄罗斯IT从业者阿苏雷德邦和西班牙高中生胡里奥卡拉斯科阿玛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都是因为不堪忍受俄语和西班牙语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缓慢速度,才去英译网站追更的。而越南语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更新速度,又大大领先于英语。

    造就“越南速度”的,是中国网络小说在当地长达十年的风靡。“从我们这边出去的小说、出版的图书,(主要市场)首先是港台,接着是东南亚、韩国,然后才是欧美。”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生产平台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在中国网络小说的英语读者中,东南亚读者同样人多势众。2016年底,全球最大的中国网文英译网站“武侠世界”公布了读者们所来自的国家,读者人数排名前四的国家,东南亚国家就占据了两席。

    越南:文学网排行前100的作品,都是“中国造”

    越南硕士研究生黎氏源的专业是中国文学,在学校里,她跟着导师研究巴金《随想录》和伤痕文学;课余时间,她则受雇于出版社,翻译《贵妃驾到》等中国网络小说。

    “‘贵妃’是一个学生小姑娘,她认识一个很有钱的帅哥,以前他们很讨厌对方,但是经过很多事情后,他们觉得对方对自己很好,所以他们发生情感,最后两个人结婚了。”黎氏源用一句话描述了《贵妃驾到》所写的俗套故事情节。

    “其实我也不喜欢网络文学,我喜欢巴金和莫言,”黎氏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翻译网络小说,是为了挣钱。她的翻译报酬是每十个字一千越南盾,黎氏源一整天能挣三四十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00元),这样的收入在越南大学生兼职当中属于比较高的。

    中国网络小说是2007年进入越南的。当时,曾经留学中国的越南译者庄夏读到中国网络作家宝妻的小说《抱歉,你只是个妓女》,小说叙述了一位女性的曲折遭遇。“她觉得这个作品会有很多人关心,会有很多越南读者读这个作品。”黎氏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于是庄夏把小说译成越南语,翻译小说以图书形式出版,3天卖出超过5000册。“越南读者很喜欢这个小说,曹婷的作品翻译成越语以后,很多中国的网络言情小说也都翻译成越语了。”

    据新华网报道,2007年以前,越南翻译出版的中国图书,已经占到他们每年出版新书的一半,只不过当时还没有中国网络小说的身影。2007年后,中国网络小说在越南出版业迅速升温。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2009年至2013年,越南翻译出版中国图书841种,其中翻译的中国网络文学高达617种。

    十年来,越南也出现了网络文学网站,排行前100名的作品,都来自中国。一位中国网友前去观摩之后,感叹越南网站的翻译是“实时翻译”,“国内发表半个小时就翻译过去了。”一些急不可耐地越南读者甚至直接登录中国的网络文学网站,借助翻译软件,津津有味地读着被机器翻译得半通不通的文字,等到小说在越南翻译出版后再去啃一遍“熟肉”(网络用语,指经过翻译的文艺作品)。

    如今,越南读者喜爱的中国网络作家包括叶落无心、暖晴天、道晴等,她们的作品主要是言情小说。不过,黎氏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的越南读者也喜欢《时尚先生》等中国耽美小说。

    马来西亚原创作者:两周更新1000字都算“高产”

    东南亚的华人群体,可以直接读原版的中国网络小说,一些读者还用中文搞起了创作。

    最初,许多东南亚网络作者去中国的起点、逐浪等网文大站注册、发文。“有一些作者跟我聊过,他们去发了(小说)后,默默无闻,最后很黯然的收场,再也没有发表第二部小说了。”马来西亚出版人骆世俊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国的网络文学网站“(更新)速度太快,人太多,竞争力太强。”

    2014年,骆世俊创办了马来西亚版的起点中文网。乍看上去,网站上玄幻、历史、青春校园等小说门类一应俱全,最大的不同是,这是一个“轻量级”的中文网络世界。在中国,网络作者每天更新3000字是很正常的,“我吃西红柿”等大神级网络作者时常一天更新上万字。而在马来西亚版的起点中文网,骆世俊最开始对作者的要求是每次更新不少于1500字。“后来我就调低到了800字,要不然真的没有人写得出。一下写1000字出来,可以成为报纸上的专栏作家了。”

    马来西亚人松赞就是网站的签约作者,她平时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业余时间在网上连载一部玄幻小说。尽管有时隔两个星期才更新,一次更新也只有1000字,松赞在马来西亚网络作者里当中已经堪称“高产”。骆世俊的网站很快吸引了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泰国、美国、英国等国的中文网络作者,逐渐成为海外中文网络文学的第一大站。“中国网文界的门槛太高,因为他们要盈利嘛,如果码字的速度不快就没有读者,没有读者的话IP就不值钱。”骆世俊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我这个网站其实就是放低门槛,给他们一个尝试的机会。他们自己也想要形成一个圈子,互相提升。”

    虽然这些海外中文网络小说非常稚拙,但是充满“在地感”。“比如‘青菜’这个词在你们那边就是‘青菜’,在我们这里还有随便的意思。”骆世俊说,“我们读了会心一笑,会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在读中国网文的时候,这些感觉是没有的。”

    因此,这些作品仍然能吸引海外的中文读者。松赞的作品就累计获得3万多阅读量。参照马来西亚的实体出版,这是个很可观的数字。“这里的(实体书)销售额非常低,出一本书,发行到全马来西亚只需要(印)100本,而且每次都会退回来,售出50本已经是非常好卖的了。”骆世俊说。

    马来西亚网络作者Alice蔡是一名高三学生,她受到中国网络狐仙小说的启发,自己创作了一部网络连载小说。小说讲述一只会说人话的狐狸从美国来到马来西亚,陪伴一位高中女生的成长,Alice蔡也用写作来陪伴自己的高中生活。如今,她即将毕业,将来想在大学学习中国文学专业。

    骆世俊如今在中国的复旦大学读中文博士,他的研究课题是马来西亚的华文作家在中国台湾的经典化过程。他觉得这个研究课题与自己做的文学网站颇有关联。“很多马来西亚作家在本地出书卖书没有形成经典,后来一些人去台湾地区出版的一些书就成为经典,比如马来西亚作家李永平的小说进了世界小说一百强。”骆世俊对马来西亚的网文作者也抱有期待,虽然他觉得这个过程“有点奇怪”,“一个作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才可以很好。”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转载自南方周末。

    标签:
快速咨询窗口
在线老师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53543 Second.